正在加载
av软件(永久免费)
版本:7.4.1
大小:785809KB

av软件(永久免费)

    哲学科学常识。。。。1. 哲学与科学、常识的关系理解 常识与科学、哲学构成人类知识的三种主要形态,三者既有区别,又有联系. 哲学与常识的区别: 1、哲学属反思性思维,常识和科学属构成性思维.所谓构成性思维就是以确定的思想形式(如感觉、知觉、直觉、想象等)去把握思想形式所能把握的相应对象而形成确定的思想和知识;所谓反思思维就是跟随在/p>

    哲学科学常识。。。。

    1. 哲学与科学、常识的关系理解

    常识与科学、哲学构成人类知识的三种主要形态,三者既有区别,又有联系. 哲学与常识的区别: 1、哲学属反思性思维,常识和科学属构成性思维.所谓构成性思维就是以确定的思想形式(如感觉、知觉、直觉、想象等)去把握思想形式所能把握的相应对象而形成确定的思想和知识;所谓反思思维就是跟随在构成性思想之后,对其加以反复思考. 哲学不提供任何常识和科学意义上的具体知识,它只是跟随在人类全部活动及其结果之后,对其加以反复思考.黑格尔指出:哲学的认识方式知识一种反思――意指跟随在事实后面的反复思考.黑格尔还把哲学形象地比做密涅瓦的猫头鹰(智慧女神雅典娜的猫头鹰总是黄昏时追着落日方向起飞). 作为反思思维,哲学不停留于任何固定的、有限的思想形式及其对象之中,不受其束缚.因而哲学思维乃是无限的、自由的思维.如果我们的思维总是停留于各种直接的、有限的思维形式及其对象之中,那么它就总是一有限的、不自由的思维. 常识以直观为形式,以表象为内容.常识受到它所固有的形式和对象的束缚,不能超越直观和经验的范围.因而常识乃是有限的、不自由的思维. 2、哲学属概念思维,常识属表象思维. 所谓概念思维,即以概念为单位,活动于概念中的思维;所谓表象思维即以表象为单位,活动于表象中的思维.例如,对于“圆”,没学过圆的理论的人只能以圆的东西,如圆盘、太阳之类的表象来把握,除了这些圆的表象,他对于圆往往难以说出更多的东西,此即表象思维;而对于学过数学的人而言,圆就是绕空间一点等距直线所划过的轨迹,他就可以凭借概念来把握,而不借助于任何表象. 常识以直观为形式,而直观所能把握的对象只能是表象,所以常识总是活动于表象之中,离开经验表象的范围,它就会感到原来坚如磐石的世界好象忽然从根本上动摇了,它就不知道意识究竟走到世界的什么地方了. 哲学和科学与常识相比,同属概念思维,二者都表现为组织化的概念体系、逻辑体系.但严格来说,只有哲学才属于真正的概念思维.科学中也有概念,但科学概念与哲学概念不仅抽象程度不同,而且在本质上是两种不同的抽象.任一科学概念和理论都不能离开表象,都能在现实的物理时空中找到它所指称的对象,能够得到经验证实或证伪.在这个意义上,科学也属于表象思维.而哲学概念不能还原为任何经验中的表象,不能得到经验证实或证伪,它是完全超验的,它活动于纯粹概念之中.所以对于哲学概念和哲学理论,我们必须以概念来规定概念,而不能借助于任何表象.一旦我们试图借助于表象来把握哲学概念和理论,就将立刻失去它的本义,从而不能正确理解哲学问题.通常所认为的哲学的难懂性、晦涩原因就在这里.说哲学难懂、晦涩并不意味着哲学不可理解,而往往仅仅意味着我们不惯于作纯粹的思想,不惯于不借助于表象来把握问题.例如,对于老子《道德经》第一章中的有无“此两者同出而异名,同谓之玄”在常识等表象思维那里,一说到有无、存在和非存在,人们就往往立刻会搜求头脑中熟悉的流行的关于有无的表象,进而借助于这些表象来把握它们的性质和关系.但若从表象出发,我们就完全不能理解有无的统一,不能正确理解老子的这句话.“有”概念就其思维内容来看,没有别的,只是“无规定性之直接性”,而“无”只是一绝对的否定性.二者有一个共同的基础,这个基础就是二者彼此同样的空虚,毫无内容.所以,每一方直接地就是它的对方.哲学与常识、科学的区别,同时也就构成了它们的联系.它们代表了人类思维的两种维度,相互补充、相互促进.哲学作为反思,以人类全部活动及其结果为对象,常识和科学都是它的当然反思对象,并以次达到对世界的间接把握.因而在它们之间并不存在谁高谁低的问题,也不可相互替代.。

    2. 哲学 科学 常识怎么样

    现在,想要一名哲学家为科学说几句好话是不太容易的。

    在哲学家看来,科学及其方法剥夺了他们的话语权,以前对世界的解释,是哲学家干的事,现在是科学家们在做了。因此,哲学家总是想尽办法降低科学的权威性和有效性,所谓构建主义和反实在论做的就是这种工作。

    陈嘉映身为哲学家,尽管他极力想做到公平,但整部书还是充满了对反科学人士的深深同情。 所谓常识,只是对现象的描述,不具有理论性和解释性。

    对常识的解释不再是常识,而是一种理论,理论揭示的不是现象而是本质。哲学与科学都是解释常识的手段,正如本书所说,两者有共通性,实际上,科学的前身正是哲学(狭义)。

    按理说,只要有大量的常识积累,再通过哲学的方法,就能达到科学的彼岸。可为何现在哲学与科学势同水火?作者的答案是,科学已经不受常识的束缚,科学违背了常识。

    陈嘉映先生可能不愿承认,科学来源于常识,同样也改变常识创造常识。说科学违背常识,这个常识可能就是你个人的、或者你周围的一般见识,甚至按照后现代哲学家(如果他们真能被称为哲学家的话)的说法是一种社会建构?举例说明,一个白人种族主义者认为白人优于其他人种是一种“常识”,一个女性主义者认为女人和男人无任何差别是一种“常识”,这些常识难道无需检验吗?很可惜在这个方面哲学无能为力。

    3. 哲学是一切科学知识的总汇

    哲学是“形而上”的学问,其他知识都是“形而下”的学问,就是说,哲学具有最高的概括性和抽象性,但概括性并不等一囊括性,哲学包含了各个学科的最一般性原理,或者说,哲学的原理适用于各个学科问题的最一般性解释。

    但它并不是所有学科知识的简单合并,因此,说哲学是一切科学知识的“总汇”是不对的。辩驳——如果说哲学是一切科学知识的“总汇”,那么岂不是说哲学家就同时也是数学家、物理学家。

    ..?学了哲学就不用学其它科学了?问题——在于对“总汇”如何理解。一般意义上,人们会把“总汇”理解成“集中在一起”、“合并在一起”、“汇集”等。

    因此按一般理解该命题是错误的,除非它在之前对“总汇”一词做了专门的释义。

    展开全部收起
    {$title}